yyx

这里站all大张伟

大张伟帅炸天了,我没有爱错人。
哥哥看起来软软的,实际上是我的盖世英雄。

[白搭]夏季,夜晚与烧烤派对(一个摸鱼的小片段)

时间:夏季

地点:洛杉矶

事件:宿生会举办的变装烧烤派对

背景:闷骚小白暗恋多年,终于被张小姨发现啦

*张小姨预警

*语言暧昧

*仿高中时拖拖沓沓的江南文风 

*环境描写冗长

————————————————————————————————————————————————————————————————

夏夜,烧烤的烟熏。学生活动中心是埋藏在阔叶植物和灌木中的一栋小小的玻璃屋,一楼延伸出一大片露台。男士的黑皮鞋,女士的高跟鞋和绑带鞋踩在木制的地板上来来往往。这是一个变装兼烧烤派对,身着奇装异服的男男女女蓄势待发,烤肉被刷上透明的酱料,架在烤架上尖叫流油,炭火舔舐金黄的油脂,噗噗作响。烤架两侧铺着绒面桌布的长桌底下塞着干净的餐盘和刀叉,高脚杯用来装五颜六色的气泡饮料,被纤细或粗犷的手托着,在人群中穿梭,液面伴着谈笑晃荡。

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有着骨节分明的纤长的手指。食指和中指随意地夹住玻璃杯,拇指拖住杯的外壁。颜色猩红的液体在透明的杯中轻摇,被男人举过肩膀,以便他侧身在人群中穿梭。

一不小心,男人的胳膊擦过一位女士裸露在礼服外的肩膀。男人不紧不慢地暂停脚步,笑意温柔,虚碰一杯,眼角一滴泪痣配上红酒,醉得矜持的淑女红了面颊。

男人的眼底的笑意在转过身来的一瞬间消失殆尽。他在拥挤的玻璃吧台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那是一抹深蓝色。一件丝绸的旗袍。

穿着旗袍的人懒懒用指节撑着下巴,猩红如酒的唇张合,和身边金发碧眼的人说着话。柔软的身体斜斜倚靠在高高的玻璃吧台边沿,被深蓝的旗袍包裹,几乎融入朦胧夜色里。可是,腰部高开叉下陡然出现了两条交叠的莹白长腿,显得突兀且挑衅。顺着小腿线条滑至纤细的脚踝和凸起的精致踝骨,同样白皙的小脚仿佛不知道好好穿鞋,用脚趾挑着裸色露趾高跟漫不经心地晃。

仿佛是腿麻了,又仿佛是察觉到西装男人的灼热目光。玻璃吧台前的人一抬眼,眼线上挑,睫毛飞翘,看见站在几米开外的男人,抬了抬小指冲着他:“小白,过来。”

白敬亭听见张伟的嗓音喑哑,知道喉头充血是由于过剩的酒精。眼前穿着深蓝旗袍的男人,本不能喝酒,一喝酒就在吧台上化成一滩瘫软的泥。

张伟等不及白敬亭不紧不慢的脚步,兀自滑下吧椅,没注意到腿间的春色毕露,也没在意重心不稳就要仰倒。白敬亭于是急跨一步,伸出空着的手托住张伟被丝绸裹着的腰,想帮人站稳,手心沾着汗水却开始打滑。扶不稳,于是长手臂从一侧腰穿过背部,把人拦腰搂了个透。张伟却像条软骨的蛇,迷茫地找不到着直立的可能性。直到一条腿卡在白敬亭腿间,终于找到了着力点。随后上半身也跟着,安心地跌入白敬亭宽阔的胸膛里。

张伟热腾腾的呼吸里带着红酒香。人是已经醉透了,却不知道是谁给灌的。

白敬亭挺想冲着吧台那些一脸看戏模样的金发碧眼的洋人装模作样威胁几句,张伟却在一个劲往白敬亭敞开的西服外套里钻,汲取他的体温,蛮横地把口红印在他的白衬衫领口。白敬亭有点绷不住脸,吞下喉咙里的威胁。

有围观的人戏谑地用一根手指勾住张伟掉落的一只高跟鞋,晃到白敬亭鼻子前。

白敬亭一把抢过,装模作样用英语骂句不怎么脏的话。围观的男男女女平时都熟,起着哄调侃几句。

张伟还在捣乱。光着一只脚,重心全依靠白敬亭撑着。白敬亭一手提着高跟鞋,磕磕绊绊把张伟带到几步远的玻璃房里。玻璃房门槛颇高,张伟因为光着一只脚,怎么也跨不过去,尝试了几次,想瘫坐在门口耍赖。

白敬亭哪里准。提着人一只胳膊,自己单膝跪下,让张伟坐在他大腿上,背靠着玻璃,让他的手挂住自己肩膀。

保证张伟坐稳之后,白敬亭自己动手帮张伟穿鞋。女士高跟凉鞋连扣带也分外纤细,白敬亭握在手里有点力不从心。加之张伟的脚背还不安分地蹭着白敬亭的手,白敬亭惩罚性地在那小脚上拍了一把,因为是惩罚,拍的白皙的脚背发红。

于是脚总算老实了,人却把脑袋搁在白敬亭肩膀上,冲着耳朵后颈最敏感的地方喷洒着酒气说话:

“你…你是谁呀?”

白敬亭头往后闪躲一下,手上动作不停,懒得回答一个酒鬼的自问自答。

果然,张伟根本不需要人回应,自己吃吃笑着,搭着白敬亭肩膀的小手在空中比划:

“我,我知道你。你是小白,只有小白会对我这么好,还帮我,嗝,帮我穿鞋。”

白敬亭也不说话。系好鞋子扣带,扯一扯确认不会再松开。一把把顺着玻璃往下滑的张伟捞起来。

张伟一喝醉就傻笑,白敬亭又不是不知道。只是今天的张伟一边傻笑还一边要黏人,这倒是挺少见。

不过白敬亭倒也乐在其中。

张伟站也站不直,顺势又扑进白敬亭怀里,脸埋在白敬亭胸肌里,故意地蹭,把脸上的浓妆卸在白敬亭的白衬衣上。

白敬亭不为所动。反正领子上已经全是唇印了,也不在意多一点眼影眼线。

“小白小白小白…”头埋在胸肌里的人猫儿似的咪咪叫起来。

白敬亭只得回:“行了行了,在这听着呢。”

“小白,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呀?”

白敬亭愣了神。低头确认了一下,怀里的人的确醉得神智不清。

然而醉死的人还在絮叨着:“小白,你说,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我的。你干嘛…干嘛对我这么好。不正常,不正常。肯定有阴谋。”

“能有什么阴谋?”白敬亭失笑。再把没骨头的人拦腰拎一把。两个人就着贴近的姿势缠缠绵绵,难舍难分。

张伟被白敬亭拦腰固定在怀里,仰头看着白敬亭的脸傻笑,伸出食指戳白敬亭的脸。白敬亭满脸不耐烦,但是没有躲。

他实在架不住张伟缩在他怀里,奶声奶气的追问,于是破釜沉舟地说:

“你对你好是因为,我是你歌迷。你是我偶像明白吗?给你穿鞋是因为,因为怕你这个祖宗扭了脚。要不明天你拿什么在舞台上蹦跶?”

张伟一声声笑了。他一点点推开白敬亭,晃了晃,自己居然也可以站稳了。白敬亭不太放心,双臂护在他周围。张伟发现了,甩了白敬亭的手,蹬着高跟风情万种走几步,从长桌边摸了烟和打火机,点燃了夹在指尖。

白敬亭皱着眉看了一会儿,抽走他手上的烟。

薄荷味的烟雾在两人之间。白敬亭对上张伟的眼睛,禁不住目光闪烁了一下。

张伟胳膊在身后撑住桌子,后腰靠桌沿上,他在热热的晚风里笑,妆花得不脏,褪去口红的嘴唇却没有笑意。

“啊,你是我歌迷,我是你偶像啊。就是这样了吗白敬亭?”

张伟的眼神清明得不像一个醉成烂泥的人。

“你TM明明想睡我。”

————————————————————————————————————————————————————

写得时候,脑子里一直是“夜上海,夜上海...”的旋律。

白搭有点点冷哈,但我觉得即使两人没有互动,闷骚高冷白*妖精伟这种设定还是好带感啊。(ps有大大写文吗)

啊呀第一次尝试暧昧段子。最近写傻白甜伟都快写傻啦。

噢!据说斑斑喝醉真的冲谁都傻笑奥!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