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x

这里站all大张伟

大张伟帅炸天了,我没有爱错人。
哥哥看起来软软的,实际上是我的盖世英雄。

[石大]火焰吉他

石醒宇*大张伟,失忆梗,au

别说我短小,抽午休时间写的。

在我心中,流水的xx,铁打的石大。

——————————————————————————————————————————————————

(0)

火焰噼里啪啦地燃烧,张伟不觉得疼,只觉得温暖,于是他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在做梦。


火势在蔓延,光却越来越模糊,于是张伟又知道自己快要醒过来了。可他不愿意醒来,火焰里有一团人影,宽肩膀高个子,套着白短袖,像个晃荡的衣架子,只能看见背上背着一把印着火焰图案的吉他。


吉他上面的那团火焰让张伟觉得安心又温暖,如果这不是在做梦,如果张伟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他想拍拍那人的肩膀,让那人回头,他想看清他的脸,想让背着火焰吉他的背影不再远去。可是张伟的身体从后脑勺冷到了手指尖,他颤抖着,抬起的指尖只剩一寸,触不到眼前那个刺猬头后脑的发茬。张伟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认识那人,但他确定的是自己认识那把火焰吉他,可他甚至记不起那把火焰吉他的主人的名字。


等张伟张开了嘴,想喊…


黑暗在一瞬间把他吞噬。


(1)

张伟在病床上睁开眼,很难受,被窝里冰凉,浑身是冷汗。后脑勺...后脑勺疼得人直恶心。张伟没来得及看清床前坐着的那些人,就一偏头吐了,有一只手反应很快地拎了一只垃圾桶递他嘴边。张伟胃里抽搐,又是一身洗澡似的冷汗。


头疼。快受不了了。


张伟捧着脑袋使劲辨认床前坐着的两个人,病房门口远远地还站着一个大高个,没有上前来。张伟觉得那个大高个看着很眼熟,像是他梦里那个背影。可惜大高个现在是正脸对着他的,星眸剑眉,坚毅的嘴角向下不安地抿着。张伟又开始不确定了,想让大高个背过身去,想看看他的背影,想看看他背后有没有背着那把火焰吉他。


病房里的三个人,除了大高个眼熟,其他全不认识。张伟害怕了,往被子深处缩。


坐床前的两个人彼此交换了一下惊讶的眼神,一个轻声问:“张伟,还记得我们是谁吗?”看见张伟哆嗦着,另一个不忍心地补充:“我是郭阳啊。他是王文博。你不记得啦?”


张伟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后脑处的伤还在一跳一跳地疼,他发现他好像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但是...但是...郭阳也好,王文博也好,门口的那个不说话的高个子叫什么名字?他为什么不走近一点坐在床边?他为什么表现得那么紧张?他为什么不开口介绍自己?就像其他两个人一样?他想要知道。


“你是谁?”


高个子全身震了一下,眼里有一瞬间铺天盖地的悲伤。张伟感觉他好似受了很大的打击,虽然张伟也不明白是为什么,只是替他难过。


没来得及等到高个子开口,穿白大褂的医生来了,把张伟肿胀的脑袋按在枕头上。


“您头部受了伤,还不能起来。”


“等一下,我还没问完…”


医生用有力的手掌把张伟的头死死钉在了枕头上。张伟再也看不见病房门口依靠着的那个高个子,四肢划动着挣扎。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仿佛下一秒,那个高个子就要消失在门口。


另外两个人在病床旁边,看着失态的张伟,手足无措。


张伟的眼泪流了满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他看着郭阳和王文博明明一脸担忧,却又在一旁游手好闲,任由他被医生按在病床上挣扎,觉得那些担忧都是假慈悲。


“那个高个子叫什么名字?”张伟撕心裂肺地问郭阳。


郭阳和王文博犹豫了,交换眼神,嗫嚅着什么也没说,像是隐瞒着什么天大的秘密,又像是在计划着什么见不得光的局。张伟看不透,不明白对于眼前的这些人来说,说出一个名字到底有多难。


医生再也无法,向张伟的手臂肌肉里推了一针镇定剂。


陷入一片混沌之前,张伟听见有人冲门口大声喊:


“你滚!”


王文博愤怒的声音。


“别这样…你快点走吧。他已经不记得你了,何必呢?”


郭阳的声音。


张伟的身体开始重新失去控制,他抻不住耷拉的眼皮,从医生工作牌和手臂的缝隙之间看病房的门口,只看见眼前闪光灯般刺目的白光。门口的大高个是不是走了?要不然他怎么一句话也不说?


别走…你别走,你别走。


你还什么都没有说。



评论(1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