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x

这里站all大张伟

大张伟帅炸天了,我没有爱错人。
哥哥看起来软软的,实际上是我的盖世英雄。

[石大]火焰吉他 2

第二个午休不睡觉打卡!

————————————————————————————————————————————————————

(2)

“吱呀”一声,电疗室的门被推开。张伟脸色苍白地走出来,腿一软,被等在门口的郭阳接住。


张伟把全身的力气都卸在郭阳身上,身体控制不住地抽搐。郭阳早就听说过,电疗刺激病人恢复记忆的方法非常残忍,他心疼地揉揉张伟的后颈,像安抚猫咪那样,却摸到一手冷汗。


要不是马上就有演出,等不及让张伟自己慢慢恢复记忆,公司强力要求,这才只好——唉。


“电疗挺成功的,刚刚他在治疗室里,说他想起来了很多。”医生摘了大口罩,说:“就是电疗之后病人身体比较虚弱,不要劳累,加强营养。如果他有时候犯迷糊,千万不要强迫他去想,让他自己慢慢想起来。”


郭阳的心疼都写在脸上,使劲捋张伟后颈,好似这样就能让张伟少受点罪。张伟瑟缩着趴在郭阳肩膀上,缓了缓,居然还虚弱地笑了:“别揉了,郭阳,你真把我当猫啊。再怎么揉,该难受还是难受。”


张伟此刻准确地叫出了郭阳的名字,显然是已经想起了他。郭阳应该高兴,但是张伟强撑起来的笑脸却让他更难过。于是他把怀里的张伟抱得更紧了。张伟也去捏郭阳的后颈,却使坏地只用指甲掐那一层薄薄的皮。郭阳疼得哇哇叫,张伟又转头看立在一旁手足无措的王文博。


“哎呦喂,王文博。脸怎么丧的跟死了亲爹似的。”


这话说得王文博又开始久违地想撕了张伟这张嘴。


(3)

张伟在受到第一次电击的时候就想起来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一场舞台事故。


“我,郭阳和王文博,我们三个人有一个乐队。”


主治医生看向一旁正襟危坐的郭阳和王文博,取得了他们肯定的答案。


“嗯,叫’花儿乐队’。非常出名,听说你们很受欢迎呢。”主治医生镜片后的眼神很和蔼,让张伟脑子里抽痛的那条神经稍微得以缓解。现在郭阳和王文博也被领进问诊室,两人面对张伟坐着,听张伟讲他所能够回忆起来的部分。即使在电疗过程中记忆早已被唤醒,但是第二次的回忆还是让张伟的头又酸又胀。


“然后那天,我们三个人表演的时候,我从舞台幕布后面摔下去,磕到了后脑勺。”张伟忍不住闭着眼睛在椅子上蜷缩起来:“然后我醒来的时候就在医院里了…医生,我现在大脑还有什么问题吗?为什么一回想起来头还是这么疼?”


医生示意一旁的郭阳扶住在椅子上疼得几乎坐不稳,快要摔下来的张伟:“事实上,你头部的伤并不严重,只是轻微脑震荡,从病理上来讲其实是不足以导致记忆丧失的症状的。”


张伟抬起头,睫毛被冷汗浸湿,目光茫然。


“但是人体的一切都是很难下定论的。你的记忆丧失就是例子。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要做的就是施加温柔的刺激,让它慢慢恢复。切记,一定不能强迫回忆,强迫很容易对身体和精神造成无法估量的损伤。”


郭阳安抚地捏一捏张伟软软的细手臂,王文博沉默地站在张伟的椅子背后。


(4)

张伟的思绪越来越清晰,也多亏郭阳和王文博老帮他捋。但他越是清醒,越是发现记忆中的某些片段非常诡异。好似一幅图打乱的拼图碎片里,混进了来自另一幅图画的碎片。


张伟在深夜的病床上里抓破了脑袋,也没法揪出那一片异端。于是他脑子里的记忆拼图缺了一个豁口,手一动,整个拼图就要因为不稳定的结构散掉。


最大的那个豁口,是关于他的花儿乐队。


他的花儿乐队十年了,很出名。他病房送花的人日日川流不息。可张伟抠破了脑袋也回想不起来,花儿最近有出过任何的专辑。他想不起来任何一张专辑的名字。那一部分的记忆,好似被他的大脑上了锁。


(5)

因为轻微脑震荡的缘故,溺爱过度的郭阳不允许张伟长时间靠坐在病床上看病房里唯一可以用来消遣的电视。除此之外,张伟不知是否是自己太过敏感,他觉得郭阳,王文博,还有经纪公司,好像在有意地把他和外界隔离开来。或许是为了保护张伟尚且包着厚厚纱布的可怜脑袋吧,张伟不知道,但是不用被硬逼着去回忆那些让他脑子痛的过去,他还是乐得轻松。


可是张伟觉得很空虚。空虚搔得他体内每一个器官发痒。无法抓挠,找不到病灶。他常常从深夜的噩梦中哭醒,眼前晃着梦里那把吉他上的火光。郭阳总是睡在他旁边的那张空床上,听见抽泣声,就起身把哭抽了缩成虾米的张伟抱在怀里,一点一点把他蜷起来的背捋直。


“你梦到什么啦?”


郭阳每次都问,可是张伟每次一开口,就忘记了自己到底因为什么而这么难过。他只记得起梦里的一把火焰吉他,可是奇怪的是,他一点也不想把关于那把吉他的事情讲给郭阳听。他觉得自己是很信任郭阳的,现在是这样,从前也是这样,因为当他尝试着钻进郭阳怀里,一切的动作都如行云流水般,可以一气呵成。


但是那个怀抱的感觉变了。曾经那份宽大的,包容的,能让他沉溺得晕头转向的安全感不见了。


“郭阳,”张伟用泪湿的脸颊左右蹭着郭阳的肩膀,“你从前是不是还要更高大一些?你最近是不是瘦了?”


郭阳的脊背在一瞬间僵直。


“…对啊,我最近是瘦了。以前更高大一些...”


“郭阳,”张伟离开郭阳无法让他安心的怀抱,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喉咙里是细碎的呜咽:“咱们仨是不是根本关系就不好?看起来关系那么好,都是在媒体前边装出来的?咱们乐队是不是快要解散了?”


郭阳的眼睛在月光底下,暗了,又亮了。微风流转。


“怎么会,想什么呢,傻子。”


——————————————————————————————————————————————

呃呃呃,没有写到原本预计会写到的情节,日更什么的真是压力大变数也大


@。@

更新:

考虑到看的人不多,就不日更了,随机掉落吧。如果有还喜欢这篇文的宝宝可以评论举个手告诉我,我更了就艾特泥们,泥们就不用幸苦等啦。

没弃哈。

(天哪,这么数一数我好像很有几个坑了...)




评论(2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