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x

这里站all大张伟

大张伟帅炸天了,我没有爱错人。
哥哥看起来软软的,实际上是我的盖世英雄。

[白搭]自闭

预警:看名字就知道有玻璃渣
这是破镜重圆梗;)

————————————————————————————————————————————
(1)

张伟隔着台上的几个主持人和嘉宾,在发抖。

《天天向上》的演播室不冷,汪涵哥发现了,用手在背后悄悄撑着他。那么让他发抖的人只有我。我站在演播厅的左侧,他主持节目的时候常常站着的位置,可是我来了,张伟就远远地躲到演播厅的右侧,空荡荡的舞台左侧只剩下我和不善言辞的一博。

拍摄节目的时候他没有一个眼神过来,和往常一样说笑话的时候尾音却微微抖,被话筒放大了无数倍,回荡在偌大的演播厅里显得尴尬。

我想把他佝偻着的背撑起来。至少在镜头前,不能垮得这么彻底。

但是转念一想,让他垮成这样的人,不就是我吗?

(2)

镜头一撤下来,观众还在陆陆续续离场,张伟就像只缩头乌龟一样地想逃。

汪涵哥叫他:“大张伟,待会和《夏至》剧组一起吃夜宵?”

“不了,谢谢您了。我有急事儿。”张伟被逼得回了头。谁知这一下,我终于对上了他的眼睛。但是他的目光立刻就跳开了,人也像只泥鳅一样,溜进了后台。

他在抖。他还在发抖。

(3)

我决定去后台找他。找到他的时候他在就着绿茶啃饼干,吃东西的样子像只仓鼠,可爱极了。深夜了,这一定是他一天里唯一的一顿“饭”。

他看见了我,又想逃。可是我马上截住了他,他逃不了了,后背抵在带灯的化妆镜台上,身体怕冷似的颤抖。

我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烫;又掀开他的刘海帮他擦了被掉色的头发染得发黑的汗。我离他越近他抖得越厉害,触碰到他的时候他像被烟头烫到那样跳起来。我终于知道了,他发抖不是因为生病了,症结果然是在我身上。

“分开的这段时间你过得好吗?”多余的问题,我其实不该问的。但我忍不住。他被堵住了去路,还是不敢看我,眼皮都抬不起来。

“试着走出来吧。我就是个混蛋,你应该再找个人。”我说的全是真心实意的话。

张伟像被戳到了一样,突然暴跳如雷:“那你为什么还来找我?”

我悲哀地看着他。张伟突然变得勇敢了,但他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那你为什么现在还来找我?”

他把我推远了,也把自己推得跌跌撞撞,然后在原地蹲下来抱着膝盖,我再也看不见他藏起来的脸。他只露了一个脆弱的脊背给我,他把那个当作铠甲,试图防御我。

他说得对,我本来不该来找他的。是我的优柔寡断又把一切搞得那么糟。

于是我轻声对他说:“好,那我走了。”说完,轻轻带上化妆间的门。化妆师在门外站着,了然地看看门缝,又看看我。我知道他听到了一切,又没法避开他询问的目光,只好说:“拜托照顾好他吧。”

“你拜托我?”张伟的化妆师似笑非笑。

连外人都有了对我冷嘲热讽的权利。

(4)

录完了那一期《天天向上》,再一次从别人口中听见“张伟”的名字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以至于我接到张伟经纪人的电话的时候,愣了好久,才听明白她说的第一句话的意思。

电话一接通,她劈头盖脸就是一句:“大张伟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出门了。”

我艰难地吞咽了一口,还是艰难地开口:“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张伟的经纪人那边“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5)

我站在张伟的家门口。他为了摆脱记者骚扰而买的房子不大,两层的小洋房,此刻却在烈日底下透出阵阵寒气。

我敲了门,但是没有人开门。我又站在门口打他的电话,手机铃声隐隐在屋里响,还是我之前特意替给他设的那个铃声,响起来惊天动地,这样他忙着做音乐的时候也忽略不了。

我掏出了他家的钥匙。

分手以后我骗了他,说我把他的东西都扔进护城河里了。但其实没有,我一个都没舍得扔,都好好地收在我的床底,深夜睡不着的时候就会翻出来看看,对着每一件东西我都能讲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我打开门,屋子里死气沉沉,一股灰尘味。我想起张伟经纪人在电话里说的“大张伟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出门了”,觉得张伟可能不只是没出门,他甚至连楼都没有下。

一楼是清洁的,以至于我走到二楼的时候一阵恶寒。

厨房里一团糟,吃空的和没吃空的外卖盒和流淌的果汁牛奶混在一起,在冰箱旁边的地板上慢悠悠地流。冰箱甚至是开着的,昏黄的灯无助地亮着,关掉冰箱门之前,我忍不住往里面看了一眼,里面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炸鸡包装纸团成团堆在里面,喝空的绿茶盒子被碾成纸片。看到这些景象我居然还松了一口气,只要他这些天还吃了些东西,就还好。

(6)

二楼到处有张伟生活过的痕迹,可是我找不到他的人。我站在屋子的正中央,再次拨通他的手机号,顺着手机铃声,发现他的手机就埋在卧室的小豹纹被子里。

被子上甚至有饮料的污渍。距离上次我给他收拾屋子不过两个月而已。两个月的时间,他能让自己一塌糊涂成这样。

张伟就在这间屋子里面,他不想被我找到,所以我就没法找到他。

我不知道他还能跑到哪儿去。我翻开了被子,查看了床底,又检查了他的衣柜,又觉得他不可能躲在那么浅的地方。大张伟是一只狡猾的兔子,一个逃跑能手。遇到麻烦只会躲,躲得天衣无缝。

我脱力了,坐在他脏乱的床上。黄昏的太阳像血,一点一点侵染我,把我的心撕成碎屑。我反复地拨打张伟的电话号码,警灯似的铃声就在我耳垂边上呼啸,等我快要歪在床上睡着,又是一阵惊悸。

我不知道大张伟现在正在这所房子里的哪个角落躲藏着,陪我一起听着这手机铃声一遍一遍响起。

(7)

半夜的时候我醒来,手机的屏幕暗下去许久了。

我近乎绝望地再在房间里搜索一遍。桌上摆着我和他合影的相框,那把斜靠着的吉他是我去年送他的生日礼物,这么久了还像新的一样,他一定舍不得拿出来弹。

他的房间,小心翼翼地保留着我和他一起共同生活过的痕迹。

我想不明白,迷茫极了。他明明知道我在等他,为什么还要躲起来?

(8)

后来我找到了他。

我准备下楼去一楼找。走过楼梯的时候,我忽地听见洗手间那边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抽泣。

我居然忘了最显眼的洗手间。打开门的时候,借着走廊的光,我看见张伟果然缩在马桶盖上,满脸泪水。张伟一直呆在洗手间里,一个人,关着灯。

他这样呆了多久?

可能是一个下午,一整天,一个星期。

我什么都没有说,走过去抱住他,让他知道我不会走,也让他不要怕。

“出去好吗?我们坐到餐厅去。我给你煎蛋饼吃。”我揉搓他冰凉的身体。

张伟无法走出这扇洗手间的门。

“别怕,别怕。”我也流泪了,吻他的鼻尖,吻他的耳垂,吻他的嘴唇,我的嘴唇是温的,他的舌尖冰凉。

那就亲吻我吧。除了食物,还有爱也能让一个人心冷的人感到温暖。

(9)

“张伟,别再让我走了。”

——不。就算你再让我走,我也永远不会再离开你了。

————————————————————————————————————————————————————

给木有看懂的婊贝:其实是张伟提的分手。但是张伟只是口是心非。
这篇写起来,那种悲怆的感觉让我感觉不是写分手,是在写世界末日。

ps 最近更新时间不定,但还在all 伟坑出不来。喜欢我的文字的宝贝可以开启“ta更新了提醒我”这一功能(手机点进我主页右上角有个小五角心),靴靴。

评论(1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