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x

这里站all大张伟

大张伟帅炸天了,我没有爱错人。
哥哥看起来软软的,实际上是我的盖世英雄。

就想写一个吃醋修罗场

Cp:嘎尾
腹黑噶 and 奶猫球
好想看张伟哥哥贱贱地缠着wuli嘎嘎!那话不多说开始写嘛!我要自给自足!
渣攻贱受外加修罗场!
----------
---------------------------------(我是愉快的分界线)
张伟实在忍不住了,上前两步扯开王嘉尔准备低头亲吻的那个女孩。他伸手拉女孩的时候只敢扯人衣袖,再去推王嘉尔的时候他就拼尽吃奶的劲了。但是他小细胳膊小细腿,吃奶的劲也只把王嘉尔推的一个趔趄。
王嘉尔站定,在原地面无表情看着张伟:“你要干什么?”
“没没没干嘛呀。”张伟笑得没心没肺,就是有点结巴:“那位姑娘,不好意思了您嘞。麻烦您今天就先移驾回府吧,咱们两室友之间有点生活上的摩擦要处理处理,吓到您小姑娘就不好了。”张伟扭头对女孩说。
“嘉尔哥…”女孩声音娇滴滴的,拿着眼睛去瞟王嘉尔。
王嘉尔一眼也没看女孩,不耐烦地盯着张伟:“你没资格叫她走,她就在旁边听着。你有话赶紧说,要摩擦赶紧摩擦。”
张伟纵使脸皮再厚心里还是有点疼,但他没表现出来,没立场。但他看着王嘉尔冷漠的表情越来越难过,他一句话哽在嗓子眼里说不出来,憋得脸红脖子粗。
最后他说:“王嘉尔,你和她,真的?”
王嘉尔扬起下巴笑了:“不是哥说,要断干净吗。怎么了,现在又想来管我了?”
张伟脑子里轰地炸开了。他冲上去捏住王嘉尔的下巴。王嘉尔年轻的脸蛋柔软弹润,弄得张伟想起自己那张胶原蛋白开始流失的脸。青春,青春,青春。是啊,那女孩还那么年轻,王嘉尔还那么年轻,小脸蛋澎得就像个刚出锅的馒头。而自己就已经快老啦。张伟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地放轻了,他在捏着一样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他小心翼翼地不想弄碎了它。一瞬间的失神让张伟的动作暂停了半秒。这半秒足够他看清王嘉尔近在咫尺的脸,古人怎么说的来着,对了,所谓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唇似涂脂,肤若凝脂。唇...妈的。因为被张伟用食指和拇指捏住脸颊,王嘉尔的嘴唇被捏的微微嘟起,水光潋滟晴方好,不吻下去枉为人。
于是张伟就真的吻上去了。

王嘉尔心里有点洋洋得意。
女孩是他好哥们。当他还在韩国当练习生的时候就成天和他们一帮弟兄混在一起瞎胡闹。女孩大大咧咧,没留个长发不开口还真不知道她是个女的,最受不了女生之间唧唧歪歪明枪暗箭,愿意一天到晚腻着和男团兄弟打篮球。王嘉尔和她玩得投缘。于是女孩来中国找她男友玩,想给男友一个惊喜,就先住在王嘉尔这,准备过两天男友闲下来再杀过去。
没想到正好碰上王嘉尔的张伟哥哥闹傲娇。于是王嘉尔就暗搓搓请女孩一起演了一出戏,就演一朵惊世骇俗的白莲花,激一激他哥,看他哥还老是随意拒绝他。其实王嘉尔不怕拒绝,他就怕张伟拒绝成了习惯,哪天王嘉尔想认真了,他张伟哥不愿意相信。
然后没想到这白莲花真是一剂猛药,他欣赏着张伟手忙脚乱想把他和女孩分开的动作,享受着张伟醋味泛滥的话。张伟从来没有吃过王嘉尔的醋,从来都是反之,好不容易看见张伟也有主动缠着他的时候,王嘉尔内心的小恶魔开始蠢蠢欲动,想看看他哥到底有多在乎他。怎么了?你十个小时以前还在说要断干净呢?现在想管我呀?你来求我啊~
然后他看见张伟冲过来捏住他的脸,恶狠狠的力道,王嘉尔刚要吃痛,那力道却突然放松了。
然后张伟靠过来张嘴,软软地含住了他的嘴唇。
王嘉尔心里一朵小烟花炸开了。
还想要更多。还想要更多。

张伟心跳如鼓,含着王嘉尔的嘴唇,辗转,吮吸,伸舌头舔王嘉尔的牙齿,王嘉尔却没有半点张嘴的意思连个眼睛都不闭上。妈的,一个彻头彻尾的强吻。那又怎么样呢,自己只不过是在做一件王嘉尔经常做的事。和王嘉尔嘴唇死磕的间隙张伟不忘用眼神去激那个女孩,颇有点示威的意思。激完女孩张伟又觉得没意思,他都不知道王嘉尔和那女孩发展到哪一步了,而直到现在王嘉尔连嘴都还没张开。随着时间流逝,张伟有点泄气了,抓着王嘉尔衣领的手指垂下来,下垂眼垂下来显得更丧了,连嘴角都开始下垂,只是嘴巴还咬着不肯撒口。
再等等,等等。至少他还没把我推开呢。
下一秒王嘉尔就把他推开了。

王嘉尔使劲忍着笑,感受着他哥像个小王八似的咬着他不撒口。他哥真的是被王嘉尔宠坏了,连下一步都不知道怎么做,又战战兢兢舍不得放手,有空得教教他,但不是现在。王嘉尔脑袋里坏水一转,推开他哥,心想:你不是一不情愿了就推开我吗,让你也尝尝这滋味可还行。
王嘉尔嘴角还带着笑,刚摆好架势,等着他哥对着他骂街,然后就发现事情有点脱离控制了。
王嘉尔没有用很大力气,张伟还是被猝不及防推出了两米,差点平地摔。王嘉尔条件反射想去扶他,腿已经迈出去了,只见张伟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了,也不知道摔伤了没有,又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架势来死磕王嘉尔的嘴唇。
可是王嘉尔现在不想接吻。他比较想看看他哥摔伤了没有。于是王嘉尔用力把张伟熊抱着他的手臂拿开。
被推开的张伟又死皮赖脸的贴过来。
王嘉尔又推开。
张伟又赖上来。
你来我往,就发生在短短几秒钟内。女孩开始贴着墙拿着个柿饼边啃边看热闹,后来发现两人剑拔弩张,不像在调情,反像在动手,就开始考虑要是打起来帮谁比较好。嗯,还是帮王嘉尔那个小奶猫似的哥哥吧,说来也奇怪,那哥哥说来也比王嘉尔大上大几岁,人却还像个没长开的奶猫。和王嘉尔站在一起,两人身高虽然一样,但小奶猫硬生生地就比王嘉尔小一号,也是奇了。那副运动神经失调的样子,感觉王嘉尔拳头还没砸下来,小奶猫就能给拳风刮倒。

王嘉尔配合着张伟这种“老鼠抓猫”式的游戏。心想张伟哥平时不是拽的和二大爷似的,对他爱理不理吗?怎么白莲花一激就彻底转性了?
王嘉尔这么想了,也就想这么问了:“张二爷,你停下。”
张伟抬头,血红的眼睛。王嘉尔双手钳子似的不让他的手煽风点火,张伟也不在乎,扯起嘴角笑了,梗着脖子张嘴,伸出湿润的舌头猫儿似的舔舐王嘉尔的嘴角。靠。那一瞬间王嘉尔被撩得眼冒金星。王嘉尔狠狠心,他哥喜欢逃避,习惯性逃避,但是这次不能再让他逃避了。王嘉尔狠狠地推开张伟,这一次用了狠劲,小奶猫还是没有防备,就这么仰头跌坐在地上。
“张二爷。张二爷。张伟!你不是很拽吗?不是不稀罕我吗?怎么现在死皮赖脸缠着我?”如果张伟抬头,他就能看见王嘉尔是咧嘴笑着的,有点得意,有点戏谑,又有点狡猾。
但是张伟没有抬头。
沉默。
不管是什么时候,两人之间先服软的那个永远是王嘉尔。王嘉尔叹了口气,心疼他哥一直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就伸手想把他捞起来。谁知捞不起来,他哥彻底犯了性子,好像在地上生了根。王嘉尔只好蹲下来,去捧张伟的脸。果然摸到一手鼻涕眼泪。
王嘉尔心疼得原则都没了,死死地把小奶猫按进怀里,揉揉头毛,不说了不说了。没事。我不在乎的。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是我错啦原谅我吧。
但是小奶猫硬是从王嘉尔的怀抱里把头钻出来。小爪子掰着王嘉尔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让他对着自己的脸。小奶猫爪子颤颤的,额前挑染的绿毛颤颤的,漂亮的下垂眼却亮亮的。
小奶猫说:“王嘉尔,我不是二大爷。我还不是仗着你爱我呀。”

评论(9)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