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x

这里站all大张伟

大张伟帅炸天了,我没有爱错人。
哥哥看起来软软的,实际上是我的盖世英雄。

[白搭]出租屋 (中)2/2

霸道小白*小怂货奶球球!
(为什么每一篇属性都在变呢?恩,是笔它自己动的TT)
每一把刀子都是为了随之而来的糖。
放暑假。狂更。
Ooc预警
私设人物出场注意。
——————————————————————————————————
  第二天早上张伟醒来的时候,太阳透过出租屋那扇大窗照到了他的屁股。
  张伟被吓了个半死。昨晚上他太疲惫了,一晚上的深度睡眠让他暂时忘了昨晚那档乱七八糟的事——现在他只记得白敬亭要求他每天早上六点起床,不起就罚抄古文,然而现在天已大亮。
  他手忙脚乱地刷牙并作洗脸,冲到客厅才发现白敬亭留在餐桌上的纸条。

“我今天出门。允许你今天上午睡个懒觉,下午必须开始学习,今天是写大作文的日子了。写完作文就做语文阅读,你要读的东西我折好了,读的时候边读边记,晚上我回来抽查。
白敬亭即日

p.s. 昨晚我做事也有不周全的地方。对不起。也要向伯父伯母道歉。但是我还是要说,你哭起来真丑。”

  “我…靠!”被纸条一激张伟想起了昨晚,爆完粗又觉得有点面上发红,白敬亭落落大方地认错让脸皮一向厚如城墙的张伟也开始自我反思。觉得等晚上白敬亭回来,自己也该认个错。
  随便给自己弄了点东西吃,安抚了一下自己空虚的胃,张伟就开始按白敬亭安排的学习。在白敬亭的预想里张伟的一天将会从下午开始,然而由于之前一个月每天早晨六点定点起床,张伟懒散的生物钟终于被上了发条,张伟虽说是睡了个懒觉,也只睡到上午九点。写完最后的语文大作文的张伟还来得及改一改,任务全部完成还只是下午四点。

  张伟伸了个懒腰,顺势舒服地摊在扶手椅上,查看一下自己的学霸机,然后才看见了周裁缝早晨六点半给自己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不长,一句话。可是张伟一看到,抓起球鞋就出了门。

  张伟下了公交车,一路气喘吁吁地飞奔,t恤领口支棱着,他出门得急也没时间整理。
  跑过拐角,张伟在自家胡同口看见了周裁缝的煎饼摊,没看到周裁缝,倒看见烟熏火燎的大锅后面白敬亭皱着一张雪白雪白的小脸。
  白敬亭正在下焦圈。戴了周裁缝的围裙,还是怕油星子溅出来,除了拿着长筷子的手,身体其他部分都在不情不愿地往后躲,一副第一次炒蛋炒饭的小少爷的样子。
  张伟冲过去,一言不发地抢过白敬亭手里的筷子挡在他和油锅之间。白敬亭看见张伟来了,皱眉想说什么又咽下去,先脱下身上的围裙给张伟套上,又绕到张伟身后,手握着围裙两条腰带,绕过张伟腰侧,给他系紧。
摊位前很有几个顾客等着,有几个老主顾看见张伟,知道他是老板娘儿子,就和张伟招呼,又问:“这你们家新请的厨子?手艺不错,就是看着手生。”
  张伟不知怎么回。白敬亭站在张伟身后,低头在张伟耳朵边低声说:“我不是手生,我会做饭。就是这种油锅我第一次见。”白敬亭温热的气息吹得张伟酥痒难耐。
  张伟用手肘把白敬亭顶出离自己一尺远:“没事就去煎煎饼。”煎饼用铁板就行。
  白敬亭真的就去煎煎饼,张伟用余光瞥他,发现这个少 爷还真的会煎。张伟在心里对白敬亭一直有着刻板印象。刚认识时,没聊过天,张伟就觉得白敬亭是个冷冰冰的书呆子。住在一起以后,白敬亭不再冷冰冰,张伟又觉得白敬亭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
  张伟不问,白敬亭就以为张伟没发现。其实张伟看到过几次,白敬亭家司机还是什么人开着车来给白敬亭送什么东西。
  张伟负责炸,白敬亭负责煎,一路忙下来,倒也顾客不少,所幸没砸周裁缝招牌。忙了大概一个小时,人渐渐少了点,看眼时间差不多五点钟。张伟跟周裁缝摆过摊,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晚高峰就要来了,靠在摊边喝了口水,稍作休息。
  “你今天学习任务完成了?”白敬亭也取了手套,和张伟并肩站着。
  “嗯。”张伟从鼻子里哼。
  “看到了纸条?”
  “嗯。”
  张伟终于下定决心,软软地说:“白敬亭,对不起。”
  白敬亭无声地笑了,扭头看张伟的纠结表情。
  “啊啊啊啊你别看我,别看我!”张伟莫名地害羞了,伸手要挡脸,白敬亭好笑地抓住张伟两只乱晃的小手,觉得就像抓着小奶猫两只爪子,晃悠悠又绵软。突然发现了什么,白敬亭陡然松了手,张伟还没反应过来,懵懵地抬了眼,呆呆地看着白敬亭抬起手,替自己整理支棱的衣领。
  两人之间身高差了八厘米左右。白敬亭高,替张伟整理的时候要微微低头。张伟的手还缩在胸前忘了放下去,被白敬亭突如而来的温情吓到了,只顾追着看白敬亭长睫毛掩映的漆黑瞳仁。
  “白敬亭,我觉得你跟个俄罗斯套娃一样。”张伟盯着白敬亭眼里侧映出的炉子的火光,轻声说。
  “啊?”白敬亭低着头挑挑眉,他还没听过有人这样形容别人,准备等着张伟解释。
  “不是说你总是穿很多。是说你有好多面。外表是一层,冰冷冷的。剥开里面那层和外表完全不一样,居然是温温的。本来已经够惊讶了,没想到再剥还有,再剥还有,里面有一层一层一层又一层,一层比一层滚烫。”
  “那是人心像洋葱。”白敬亭一边扣上张伟胸前敞开的几粒纽扣一边纠正张伟的比喻。扣到最上面一颗纽扣时,指尖有意无意地拂过张伟喉结处裸露的皮肤。
  “不是洋葱,白敬亭,洋葱是空心的,剥开里面什么都没有。”张伟的声音有一点沙哑,这让白敬亭想到昨天晚上张伟声嘶力竭的哭泣,他看着瘦高的张伟坐在地板上,把自己缩成一小团,咬着拳头的哭泣,清亮的声音变得嘶哑,无辜的下垂眼里盛着的细碎泪光扎得他内心深处发麻。白敬亭好想把昨天晚上的那个张伟抱在怀里,是什么阻挡了他这样做?为什么他只敢在黑暗的客厅里坐到天亮,只敢留下一张写着不痛不痒的“对不起”的纸条,却一大早就跑过来帮周裁缝摆摊,催促张伟爸妈多休息一会儿?
  “白敬亭里面是实心的。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里面有一个最温暖的小白敬亭。”张伟就着两人身体贴紧的姿势,用小食指隔着一层衬衫一层外套戳白敬亭的心口。从张伟指间触碰过的那一点,白敬亭整个胸腔都开始发热。
  “我什么时候能把您剥开来?”张伟自言自语。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太对,一着急被口水呛的直咳嗽。
  “我我我我,不是不是不是,那个那个那个…”张伟咳得眼泪鼻涕齐飞,好不容易缓过来点,一开口又结巴,真是急死人。
  “你为什么想把我剥开来?”白敬亭却没有打算轻易放过他面前那个结巴的人,抓住他细细的小手腕追问:“你为什么想要了解我里面那个真实的白敬亭?”
  张伟被攥住手腕愣住了。“想要了解那个最真实的白敬亭”?不愧是白敬亭,简单一句话就把他怎么也表达不出来的想法轻易说出口了。
  “那你呢,白敬亭?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又是帮我补习又是帮我爸妈摆摊。你管我就算了还管我爸妈。我们理科方面确实挺多有得聊,但是最近一个月我们都没有再讨论过物理题。你和我在一起图什么?”
  “我图你。”
  张伟瞪大眼睛。白敬亭刚刚说话了?刚刚是他说的?他为什么还能一脸平静?他刚刚真的张嘴了吗?

  “土豆泥?”
  洪亮的女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周裁缝来了,早上白敬亭死活让她回去休息她拒绝不了,只好说好了傍晚来换班:“敬亭你刚说想吃土豆泥?”
  “想吃就吃啊!和张伟说没用,你和我说啊!你看我刚好买了土豆呢,好孩子,今天真是幸苦你了,张伟得亏有你这么一个正经兄弟。和面粉之前阿姨先给你弄个土豆泥!”周裁缝大汗淋漓地把刚买回的食材直接递给白敬亭,张伟习惯性地手都伸在半空中了,才发现他妈眼里只有白敬亭,悻悻然收回手。
  md,白敬亭真的不是他妈私生子?张伟开始第二次思考这个问题。

  那天之后,白敬亭还常常跑去帮周裁缝摆摊,练得煎出一手溜溜的煎饼。每次去周裁缝都会加菜土豆泥。张伟都快要怀疑白敬亭那天真的是说的土豆泥。
  图我?图我什么?张伟认真地思考。白敬亭再没提过,张伟也实在不好意思追问,怕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他有的白敬亭都有,他没有的白敬亭也都有。莫非...莫非是自己在理科方面的别具一格吸引了白大神的目光,让他对自己一见倾心,啊不,一见如故?然后在后来同居的深度沟通与交流中,发现张伟正是他所谓的soul mate?这么想让张伟有点飘飘然,仿佛自己已与白大神并驾齐驱。
  张伟几乎憋不住等着白敬亭重提这事,可惜白敬亭一直没再提,待他如故,照常虐他。一个暑假张伟做完的文科资料摞起来有他人高,更可怕的是,这些资料都是白敬亭自己先做过或读过,再精挑细选给张伟的。

  暑假在八月份的中旬结束,高三生提前入学考试然后上课。高中最后的一年终于开始。
  用张伟的死党石头的话来说,张伟天天和白敬亭“出双入对”。要是放在平常这话张伟也就这么岔过去了,但是现在情境已然不同,张伟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对白敬亭到底是怎么和对其他兄弟们不一样了?
  似乎自己和白敬亭相处的时间是太长了,但这不是因为两人同住出租屋吗?似乎两人之间有些举动是超过正常兄弟的范畴了,比如石头就从没想过有事没事捏他小肚子玩,或者把脸埋在他颈窝里使劲蹭蹭闻他的味道。还比如石头就从不关心张伟每次考试的分数,只在乎张伟半夜能不能溜出来和他们打团战。
  张伟把他心里想的都和石头说了。石头直接说:“白敬亭要不是喜欢你,就是把你当对手。但是你是不是喜欢白敬亭?”
  张伟愣了。
  “没想到白敬亭看着坐怀不乱,还真是不近女色。白敬亭对你做过的最让你觉得不对劲的事儿是什么?”石头淳淳善诱。
  “…大概是帮我扣衣领?扣完还摸我喉结?”张伟有点犹豫。
  “哇靠!摸喉结!都已经这么色情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无意间碰上的…”
  “那时你什么感觉?”
  “身上过电似的…”
  “那我摸你你什么感觉?”石头一不做二不休,先是撕扯一番张伟的衣领,然后在张伟聊胜于无的喉结上很是挑逗地摸了一把。
  “什么感觉?”石头追问。
  “…好痒…”
  “没别的了?没有过电?”
  “…没有。”
  石头对张伟露出了一个“你懂的”的表情。

  张伟很快就开始后悔让石头帮着分析了他和白敬亭之间那点事。
  石头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多的人,开始刻意地当着白敬亭面和张伟勾肩搭背。最开初白敬亭略显惊讶,倒也没说什么。此后次数多了,白敬亭便没了什么特别的反应。随着暑假结束,白敬亭再也不逼他学习了。大概是新学期开始,视成绩如命的白大神也有一大堆自己的事情要忙了?两人之间一旦没了学习作为纽带,温度开始骤降。不论是白天在学校,还是晚上在出租屋,两人要么是各忙各的,要么是张伟的单人脱口秀。
  当张伟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白敬亭又像刚认识时那样,披上了一层冰冷冰冷的硬壳。
  这不科学呀?张伟想,打怪打死了都没有自动回血的道理,白敬亭这游戏是什么破设定?
  白敬亭不是说图我吗?他到底图我什么?他现在是不是不图我了?不然他怎么对我一点都不在意了?张伟想不明白。

  张伟气得很,他和石头很熟,也知道石头是想帮张伟试探白敬亭,但是被这么勾肩搭背着还是浑身不自在,于是冲石头正经发过几次火。有一次发完火,石头拉张伟到没人处,悄悄问张伟:“你别气。白敬亭什么反应?”
  “还tm什么反应?人家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能看到吗?”张伟气笑了。说是气石头,不如说在气多情的自己。
  “…张伟,我能看到。我是怕你看不到。”石头诚实地说。
  张伟说不出有多失望。
  神tm soul mate。张伟在心里嘲笑自己:想得太美吧。可能只是室友,顶多学友了吧?

  八月三十一号是张伟的生日,刚好是个周五。
  尽管高三学习紧张,但刚好碰上个周末,张伟那帮兄弟们还是决定搞搞事情。凑钱背着张伟定了个豪华ktv,生日当天上午才告诉张伟。
  还是石头来和张伟说的,就在张伟课桌前,当着白敬亭面。张伟瞥一眼眼睛都没有从书本上移开的白敬亭,心想,这老招数还在玩呢?人家又不会介意,该吃吃该喝喝的。
  “啊,知道了。”张伟漫不经心地应。
  “在xx路xx号的xxx——”
  张伟羞得直捂脸。这tm暗示的意味也太重了吧?
  “一定要来哦~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这话从石头嘴里说出来恶心得张伟只想呕,硬是白敬亭在旁边才忍了下来。
  等石头走了,张伟鼓起勇气问白敬亭:“白敬亭,今天我生日,xxxktv,你来吗?”
  张伟等了很久,等待白敬亭的回答,等到他以为等不到了。直到他听见很大的“啪”的一声,被吓的全身一震。白敬亭很用力地把手中的书摔在桌上,白皙的手此刻冒了青筋,还按在折了页的书上,仿佛要刻进桌子里。然而白敬亭人还是微笑着的。
  “我不去,张伟。”白敬亭笑得愈发开心了,笑得张伟脊背发凉。白敬亭把脸凑近张伟的脸,在近得张伟几乎觉得两人在接吻的时候停了下来,白敬亭甚至需要稍微偏一点头,才能保证两人不会嘴唇相贴:“你就堕落吧。你就腐烂吧。我-不-会-去。”

  张伟觉得白敬亭好伤人啊。
  他本来内心才没有那么脆弱。只是刚刚是白敬亭近一周以来第一次回复张伟的话。平时不觉得他们有那么久毫无交集了,刚刚白敬亭那句话刚出口,张伟就意识到,他都快不记得白敬亭的声音了。
  当天一下课白敬亭就自顾自地先走了。张伟在座位上愣了好一会才开始收东西。他让一大帮凑热闹的人先去ktv,他回出租屋去放个东西就跟来。
  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好放。张伟想好好和白敬亭说句话。说句话而已,算不上解释。站在出租屋门口,张伟深呼吸,然后去拧门。
  灯亮着。白敬亭在里面。门被白敬亭锁了。
张伟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了。tm的玩什么把戏?锁门?真当张伟没钥匙?
  张伟掏出钥匙开门,手都在抖。进了门把门一摔,把书包一掀,白敬亭正在餐桌边学习,张伟直奔主题:“白敬亭,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我对你有很多意见。”白敬亭慢条斯理的语调让张伟听了想打人。
  “有意见不妨说出来,别老吊着我。”张伟拖开一张椅子在白敬亭身边坐下。谁知白敬亭蹭地一声站起来:“你离我远点。”
  张伟脸上表情风云变幻:“什么离你远点…老是喜欢贴过来的人是谁?”
  “那是因为我从来不知道你有那种心思。”白敬亭居高临下地说:“你很喜欢跟你兄弟来一腿?”
  张伟瞪大了眼睛。
  “你喜欢那种的?’一定要来哦,我给你准备了惊喜~’”白敬亭模仿石头的语气简直惟妙惟肖到让张伟产生同样强烈的呕吐感:“我为什么会和你这种人住在一起这么久?”
  “不是...你以为…我…”张伟惊呆了,白敬亭把自己当变态了?住在一起这件事引发了白直男生理上的厌恶?想解释的瞬间张伟又觉得脱力,事实上,人家白直男厌恶得有道理啊,张伟还真是对白敬亭有过那么一丢丢有点肮脏的想法。
  张伟觉得头晕,手肘撑在餐桌上撑着额头。
  “啊…对不起。我还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张伟疲倦极了,“就这样吧。之前暑假辅导真的谢谢您了,还有您帮我爸妈摆摊,真的够仗义的,您看我妈也把您当第二个儿子了。反正我真的还是挺珍惜这段情谊的,也特别感谢您,如果可以希望这情谊也别断了吧,您’那方面’厌弃我这种人,我表示理解,充分的理解,这也是人之常情,不怪您。但您说咱们做做朋友还是可以的…”
  “朋友就不必了。”白敬亭果断地打断张伟。
  “嗯嗯。不做不做。那行吧,咱们各自平安无事直到散伙。”张伟站起来想走。
  “——你去哪?”白敬亭突然出声。
  “嗯,ktv。”张伟头晕得反应变慢。
  “你要是太晚回来就别回来了。打扰我晚上休息。我明天还要好好听课。”
  张伟精神恍惚地出了门。

  张伟累得不想赴约。说来丢人,他想回家找妈妈。但是他得去ktv,一大帮人那儿等着呢。到了ktv门口,只有石头在门口等着接他。张伟拒绝言语和眼神交流,石头没办法,带着张伟进了包厢。张伟今天生日,一进包厢就有人劝张伟酒,拿的是啤酒,平时张伟不常喝酒,一般属于人群中一定要留出来送人回家的那个清醒的人。今天的张伟却来者不拒,倒多少喝多少,一进门看见怼到脸上的满满一玻璃杯啤酒傻到接过就干。
  “我去…张伟你疯了!”石头挡都来不及挡。
仰头喝完最后一滴,张伟把杯子倒过来举过头顶:“今天我生日啊!大家尽管玩!”
  石头扶着已经开始歪歪斜斜的张伟,混在欢呼一片的人群里。

  白敬亭到达ktv的时候张伟整个人正没骨头似的挂在石头身上。白敬亭早早就注意到过石头,在张伟那一帮弟兄里,石头显得特别。张伟待石头特别,石头待张伟也特别。
  现在张伟猫儿似的挂在高大的石头怀里。颇有几分小鸟依人的感觉。
  白敬亭觉得幸好自己来了,又恨自己干嘛那么贱要来。
  石头比张伟先看见白敬亭,面上是意想不到的惊讶,手上的反应却很诚实,搂着张伟小腰的手臂收得更紧了,像是在保护什么,或者宣示主权。有些东西身在其中的张伟看不清楚,却不代表白敬亭看不清楚。
  白敬亭努力想要保持绅士风度,可是他的努力失效了,看见张伟白敬亭能在一秒之内炸了。
  白敬亭先是一个勾拳,打在石头下巴。可能是白敬亭太生气了,手软,一拳没能把石头打晕,只是倒在地上。然后白敬亭上前去把顺势瘫软在地的张伟拉起来,可是张伟脚软得像面条。
  张伟其实醉得不是很厉害,最要命的其实是头晕。他尚有三分清醒,选择性地忘记了记忆里那个让他不开心的白敬亭,现在留在他心里的白敬亭是真诚而温柔的。所以他看见白敬亭来拉他,他特别开心,然而脚软得站不起来,越努力脚越软,脚越软越站不起来,张伟急得直哭,脸花得真的像只猫:“对不起白敬亭,我真的起不来,你别管我了,我不要老是拖你后腿…”
  包厢里的人乱作一团,背景音乐还没停,像是一出闹剧:有人在扶唇角出血的石头,有人在用力拍石头的脸,还有人大声质问白敬亭为什么不请自来,也有人在一旁看着所有人失态。
  白敬亭什么都管不了了,包括自己的行为,语言和引以为傲的理智。张伟起不来。白敬亭半跪在地上,第一次真正地把这个总是在烦恼的男孩抱进怀里,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男孩柔软的骨头都在他的体温中融化。
  “没关系,别哭。我可以抱你起来,只要你愿意。”白敬亭一边说一边轻轻对着张伟热乎乎红彤彤的耳朵吹气,看着张伟迷迷糊糊地在他怀里躲避。
  “白敬亭,我好喜欢你…”
  白敬亭来了,张伟就真的喝醉了。

————————————————————————————————
欢迎聊天评论小心心!你们的反馈是我的生产动力〜

评论(16)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