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x

这里站all大张伟

大张伟帅炸天了,我没有爱错人。
哥哥看起来软软的,实际上是我的盖世英雄。

[白搭]洛杉矶游记 1-2

谢谢阿鸡老师的梗!可惜被我改得面目全非了 @纸包鸡包纸 ,发上来暖暖圈。因为是长篇,只在开头和结尾艾特阿鸡!
CP: 20岁Airbnb房主小白*18岁朋克少年伟
关键词:
外表30岁的小胖子
内心18岁朋克少年
(魂穿)
国外
留学
旅行
疗伤
注:airbnb是一种跨国民宿出租网站,只要有房子,都能当房东。
————————————————————————————————————————————————————————————
(一)
白敬亭在跨国民宿出租网站上挂了自己的宿舍。

原本只想着宿友暑假去别校上暑期课程,上下铺的二人间空着也是空着,外国学校学生公寓贵得不可理喻,白敬亭想看能不能找人合租,好歹省下一大笔房租费用。

结果这狭小得只摆得下一床一桌的学生公寓还真租出去了。

房客在网站上留下了他的个人信息和护照复印件。名叫张伟,男,才刚刚满18岁,某著名娱乐公司下的乐队主唱。护照照片里的男孩显得很小,眉目都没长开,嫩得能掐出水来。

这样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也敢一个人出国?白敬亭决定来机场接机,免得小屁孩儿刚下飞机就被黑人飞车劫走卖到贫民窟里。

谁知中午十二点该落地的飞机,白敬亭在加州阳光下被炙烤到了下午两点还没收到房客的电话。房客的美国手机卡淘宝买的,落地激活,白敬亭也没他手机号,早说好了一出海关由房客主动打给白敬亭。结果这刚刚成年的房客两小时还没电话来,不知是不是出了个海关,又被满机场外国人吓得打道回中国了。

倚在中国航空公司接机牌下,太阳底下的热浪和出站口处漏出的空调冷风夹杂着袭向白敬亭,就像夹心太妃糖,吹得白敬亭头热脚凉。白敬亭十一点多吃的午饭,此刻开始有点饭后晕,拧着眉头去观察出站口,心想那小孩就算英语不及格,也该知道得找中国航空公司接机牌。China airline一词多好认。

稚嫩得能捏出水来的男孩没等到,白敬亭倒是等到了一个松松垮垮的中年男人。
说是中年男人,其实也有点言过其实。男人看起来顶多30岁,顶着一头胡乱支棱的挑染红色头毛,一双无比委屈的下垂眼。身上衣服花花绿绿又松松垮垮,让人摸不清他的职业,走路像个小鸭子一样摇摇摆摆,拖着巨大的行李箱,箱子又重人又急,走过白敬亭身边时腿一软就是一个平地摔。

白敬亭扶那男人起来,男人竟然瞪着惊慌失措一双眼睛,连“谢谢”或者“thank you”都说不出来。慌慌张张点了头算是道谢了,缩到一边去摆弄他手机。

白敬亭倒是丝毫不介意,觉得这个男人可能是心智发育不成熟。于是客气地挪远一点,继续躲在在芭蕉叶小得可怜的阴影下等待他18岁的房客。

直到白敬亭久违了的手机铃声响起。

白敬亭接通手机之前先深呼吸,他被加州阳光烤得一肚子气,但还是决定先询问清楚情况。

“喂…”

奶声奶气的,混合着怨气,丧气和委屈的少年音从白敬亭的手机听筒,和他的身后同时传来,两个声音竟然意外地重合了。

白敬亭有点诧异,回头,身后只有刚刚那个平地摔的30岁左右的心智发育不成熟的男人。男人也拿着手机,正和什么人通话:“喂…我到了,您在哪儿呀?”

白敬亭觉得自己真是青天白日里见了鬼了。

但是白敬亭不信这个邪,装模作样地对着手机的话筒说:“您好,我就在接机牌正下边,芭蕉树下边。您往这边走走?”

“行,”白敬亭看着胖男人也对着话筒应,回了头,就直直盯着芭蕉树下的白敬亭。白敬亭这才仔细看清男人的脸,眉毛末端下垂,眼角也下垂,没有下颌角的尖尖脸,有尖下巴又因为脂肪过剩而生出了软乎乎的双下巴,再平常不过的一张颓丧的胖人的脸,可能因为眼睛里丧得太名副其实,又透出一股倔强生长的可爱。

“嗨。”白敬亭说。无意识地在心里爆了个粗口。硬着头皮上前接过男人的箱子在手里拖着,走向自家车。挠挠后脑勺,还是忍不住问:“您今年18岁?”

男人低垂着眼,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面对白敬亭混杂着怀疑与防备的眼神,结巴了半天却又说不出话来,只得用和他年龄不相称的小手翻找出护照,身份证和i20留学表格给白敬亭看。

“我就是张伟。”男人居然哽咽起来,光天化日之下,一个30岁的男人站在白敬亭的面前哭得双肩耸动。幸而男人打扮少年气十足,花花绿绿的衣服很宽松,称得他略微圆滚的身材显得稍稍单薄一些,肉乎乎的脸显年轻,没有一丝皱纹,哭的时候五官拧在一起,有种小奶猫洗脸似的可爱。

看男人哭的样子,白敬亭才勉强把他和照片里那个没长开的少年联想起来。

“您好您好。…我叫白敬亭。”白敬亭手足无措,只得先劝着张伟进车里。

白敬亭想:所以说一胖毁所有。

时光骗不了人,这个自称张伟的男人说是二十多岁白敬亭还信。说是18岁,打死白敬亭也信不了。但是由于张伟只是白敬亭的房客而已,白敬亭懒得究其来历。只是他还是忍不住好奇,一个30多岁的男人,为什么要住在学生宿舍里。难道是要在大学上课?照男人这个年龄早该毕业十年了。

到了白敬亭宿舍,给张伟介绍完那巴掌大地方以后,白敬亭还是忍不住发问了。

张伟这回倒是不哭了,房间声控灯的灯光下惨白着一张剥了壳的荔枝般滑得反光的脸。皮肤倒是真的好,牛奶一样让人想拧一把。白敬亭忍不住想。

“我今年18岁。”张伟又去翻他的护照上的少年照片给白敬亭看,看得白敬亭连连摇头,这照片和张伟本人实在相差太远。白敬亭甚至怀疑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偷了那个名叫“张伟”的少年的包和行李箱,于是白敬亭又从椅子上跳起来,指着胖男人,颤着声威胁再不说实话就报警。

“我今年十八岁,十五岁出道当艺人。公司安排我出国来上暑期课程。我报了电影课和表演课。”拘谨地坐在椅子上的张伟一股脑说出他在租房网站上注册的信息,“我的公司是xxxx,您可以打电话问我们老板。”

是个知名娱乐公司。白敬亭查了查该公司官网,联系电话正是张伟刚刚报出来的,无误。

白敬亭真的破费打国际长途电话确认。结论是眼前这人身份正是少年张伟没错,收了手机,脑子却仍呆滞着:“那您长得可真着急。”

“我在飞机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我就变老了。”

明明是科幻片里才有的情节,张伟却说得言之凿凿,说得白敬亭真想相信了。

(二)
张伟发现白敬亭不肯相信他,这种不信任,是他出示再多证件,打再多的电话,都无法彻底根除的。张伟十五岁出道搞乐队,三年来专辑出了四张,演出从没人来到慢慢积攒起几千铁粉。张伟在乐队里年龄最小,队友们一个个都像亲哥哥似的帮他摊下很多麻烦事。然而身处残酷的市场竞争里,张伟也没能被好好地庇护在羽翼下。紧跟着出名而来的是如潮水般的质疑和毫无道理的诬赖与指控。张伟是乐队主唱,也是个麦霸,仗着未成年的一股横劲和台前一张停不下来的碎嘴硬是用自己那未曾丰满的羽翼去硬扛那些猜测和质疑。却发现解释没有用。那些人根本不想听他解释。那些人只想让他乖乖认罪。

于是张伟不想和怎么样都不会相信他的白敬亭再纠缠下去,或者再费劲解释。他在狭窄的下铺空间里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舒展身体的姿态,让白敬亭想到了猫科动物。

“我能睡下铺吗?”30岁外貌的张伟浑然天成地奶着嗓音问。

下铺分分明明摆着白敬亭的被褥,上铺才是空着留给张伟的,白敬亭哪里乐意挪窝儿。

于是张伟只能拖着胖乎乎的身体,试着去爬上铺的爬梯,然而他四体不勤,爬到一半手和脚分别被卡在铁质爬梯的不同格,上不去也下不来,撅着屁股在离地面两米高处哀嚎。

“小…小白,救我!”

这是张伟知道了白敬亭名字后第一次正经喊他,还一上来就喊小白。“小白”这个称呼一般是白敬亭要好的朋友或者亲人才喊的,被张伟带点乞求带点惊慌的声音喊出来,倒也不让白敬亭觉得特别别扭。

白敬亭无可奈何地去解救树懒似的死死攀住爬梯的小胖子,想托他屁股帮他上去,一上手发现这屁股的手感好得不得了,不是硅胶,胜似硅胶,紧实挺翘,仔细看看还形状浑圆。

鬼知道白敬亭一个正直的男人为什么要仔细看另一个男人的屁股。大概这屁股的手感真是人间精品了。

“你…你托我干什么?我要下来,我要下来,我不睡上铺!我平时下炕都费劲根本爬不上爬梯!”小胖子恐高,被吓得小眼睛瞪得溜圆,嘴皮子也跟着控制不住,坐在白敬亭的手掌上打嘴炮,人却没嘴皮子那么勇敢,小胖手死死抓着铁爬梯瑟瑟发抖。

小胖子有点狼狈又点滑稽。圆溜溜肉嘟嘟的屁股被白敬亭温热的手掌拖着,人卡半空中上不去也下不来,被逼无奈地连声哀求。

白敬亭没有办法,拖着小胖子屁股直到那双小短腿儿平安着陆,然后自己挪窝,委屈一点儿睡上铺。

夜里两点了,位于洛杉矶西部的校园昼夜温差大,夜凉如冰。白敬亭裹着薄毯准备关台灯去睡,一眼看见张伟那边台灯还是亮着,张伟背对着他坐在桌前,他人胖,背影却意外地显得娇小,可能因为骨架小,也可能是因为他的肩膀耸动。他正在埋头书写着什么。

白敬亭蹑手蹑脚过去看,发现这小胖子在写歌。亲眼看着小胖子写歌,白敬亭对张伟的警惕性这才降了几分。

“你这歌叫什么名字?”白敬亭在张伟身后站了挺久,对于张伟没有发现他感到没有存在感,刻意提高了点声音,同时手搭张伟肩膀。

一搭上,白敬亭发现张伟连肩膀锁骨处最不该有肉的地方都是软软的,忍不住在搭上的基础上私心多捏了一把。

没想到张伟被吓了一大跳,笔尖都戳破了纸面,抱着本子纸惊吓地看着白敬亭,下垂眼瞪得溜圆,亮得可怕,像燃着一团火。他像只炸了毛的猫向白敬亭吼:“你看到了?”

“啊?啊,我看到了。”白敬亭被他突如其来的怒火吓得条件反射性后退,然而他的大脑还没有搞清楚,写个歌词而已,为什么不能让人看到。

但是小小一件事让张伟炸了毛,当着白敬亭面把写满了歌词的纸撕得稀碎。然后不再温吞,不再慵懒的小胖子怒气冲冲地冲出了宿舍门。

——当然小胖子一会儿就回来了,他就是去走廊尽头公用卫生间漱个口。

他怂,不敢半夜出门。

张伟洗漱完回来白敬亭已经在床上躺下了。白敬亭正在黑暗中讶异于张伟这么晚能去哪儿,就发现小胖子脚步啪嗒啪嗒地回来了。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台灯光拧到最暗,抱着本子重新唰唰地写。

白敬亭听着笔尖和纸面摩擦的声音入睡,迷迷糊糊地像是什么安眠曲。在坠入香甜的梦境之前白敬亭还在隐隐可惜碎纸上的那些曲子和歌词,他看了一部分,写得多好啊。白敬亭从小学钢琴,已然能想见那音符要是由钢琴演奏出来,那该有多美妙。

只可惜只被撕碎了。但是幸好,上面的音符已经牢牢刻在白敬亭脑子里。

——————————————————————————————————————————
这篇是中篇,算是白搭大学篇,背景洛杉矶,因为留学背景会有留学生词汇。但我会注释滴。
因为是剧情性的文章,所以写了一些才发。在发光存货之前,会日更。发光以后,看缘分TT
大概睡前来一发。
本意想认真写让人又爱又恨的少年伟。后期可能会ooc,毕竟谁都不知道少年伟在想什么。

本篇立志集齐主唱少年伟的所有萌点
和迷弟小白的所有苏点。
喜欢的这篇话,一定要告诉我,欢迎小心心和评论。长篇作者需要关心和爱。
还有!!!!如果有什么带劲的伟崽萌点和小白苏点,而我没有写到的!!!!
欢迎留言告诉我!!!!!

评论(11)

热度(80)